追蹤
1-18純黃色
關於部落格
一頭栽進計程車的烤漆裡
  • 5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瑪莉的高規格待遇

《聊齋誌異-畫皮》

一、     概述

  本短篇小說選自中國古典小說名著-《聊齋誌異》,其作者乃為志怪小說名家-蒲松齡。本篇故事雖短,卻依然不失志怪本色,並極富喻世精神,有著志怪小說的特色與內涵,同樣有著可怕的妖怪、愚昧的人性、堅貞的愛情,三者交織出精彩的篇章,情節緊湊,文字精煉,人物性格鮮明,對人對妖的描寫都極為傳神。明清短篇小說雖為宋代話本之延續,但蒲松齡的創作卻極富個人風格,上承唐代以來的志怪題材,且脫離了話本的形式,以短篇文章做為呈現手法,再創唐傳期以來短篇小說的高峰。

  根據蒲松齡的說法,其內容乃為世間傳說,他只是加以蒐集;但書中文章之筆法行雲流水,故事結構完整,劇情豐富緊湊,足見蒲松齡文學造詣之高,能將耳口相傳的民間故是加以潤飾為精彩的文字,字裡行間就能夠讓讀者身歷其境,實乃留傳後世之不朽名作。《聊齋》為膾炙人口的小說,即便尚未讀完全書,但也能從廣為流傳的多篇小說略知一二,從有名的<聶小倩>、<阿寶>,到最近再度被翻拍成電影的<畫皮>,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鬼怪故事,可見《聊齋》在中國文壇、志怪文學等領域中的崇高地位。

  本篇敘述了男主角王生,被妖怪化作的妙齡女子所吸引,因貪生怕死、膽小好色而招來殺身之禍;其中雖有道士相助,但最後還是靠著堅貞髮妻的幫助才得以復活。內容不但貫徹了志怪小說的精隨-鬼怪做亂、愚人招禍,也富涵了崇高真愛的社會價值;人與魔、愛與恨、正與邪、善與惡,八種元素構成此篇故事,情節高潮不斷,人性的塑造刻劃十分深刻,在唾罵王生之餘,一邊感嘆著妻子陳氏的真愛,一邊對於妖怪的可怕趕到顫慄,更為了人死腹生而感到驚奇,實在是令人讚嘆,耐人尋味的短篇志怪小說。

 

二、     時代背景之探討

  中國小說發展甚早,至唐代的傳奇為第一高峰,經過宋代話本小說之後,到了明清時期,除了話本的延續之外,長篇章回及短篇小說也成為另一主流,而蒲松齡就在這波潮流中嶄露頭角。蒲松齡在五十四歲時病逝,其成書年代乃清朝之康雍乾盛世,處與較為平穩的時代當中,並且此時的文學腳步以大大邁進,雖然仍存在著八股文的體制,但文學創作的體裁及領域已經逐漸偏向文章,明代以降,小說體裁已經取帶了詩、詞、曲在民間文學中的地位,逐漸成為文人創作的主流,而內容更為豐富,囊括了唐傳奇時期的情愛文學、六朝時期的志人志怪、兩宋時期的話本文學以及明清的諷刺文學,此時的小說創作乃集各朝之精華於一時,並出現了近代以來兩大著名小說:長篇章回愛情小說-《紅樓夢》、短篇志怪小說-《聊齋誌異》。

  在比較富足的年代裡,人們比較容易產生茶餘飯後的娛樂,才會有故事的流傳、書籍的撰寫及閱讀、戲劇的表演與欣賞,在這樣的時代之下,小說就更有發展的潛力了。綜觀小說的內容,乃時代下的產物、人性的結晶;<畫皮>也是如此。在故事開頭,就可以由少女逃家,看出當時婦女對自由戀愛的追求與自我命運的掌握,可以感受到明清以來逐漸成長的女權意識,那化作少女的妖魔利用逃離買賣婚姻來做為藉口,騙取王生的同情心,由此可知當時的媒妁之言、買賣嫁娶已非必從之命,更不是追求幸福的唯一方法,雖然王生乃貪圖女色才出手相助,但自由的社會風氣仍可見一斑。

  即使婚姻觀念已十分開放,但是對於女子的道德操守仍有規範,由其當時所推行的貞節制度、貞節牌坊的賜與等等,依然能夠看見婦女操守,及對婚姻忠誠的重視。文中王生的妻子-陳氏,便是難能可貴的貞節烈女,不但對王生一網情深,更為了他忍辱負重,並且對於王生的金屋藏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儘管丈夫因貪圖美色而遭妖魔所嗜,她卻還是肯為丈夫挺身而出,不管是當初的面對妖魔、還是目睹丈夫的慘烈死狀、乃至於為了丈夫挨打食唾,這都強烈的表現了身為原配的氣度、對愛情的操守、對婚姻的忠誠,更顯現了善良、慈愛的人性光輝。並且大大提高了女性的地位,讓女性不在處於被動,而是轉化為主動且堅忍的形象。在清朝,雖為異族統治,文化制度都與漢民族有些許差異,但是面臨了民族融合的情況,和民族自古以來的封建思想也有了改變,光由文中兩個女性角色,就足見風氣的開展,足見女權的上升,與女性地位、能力的肯定。

  再來是民俗宗教與科學的衝擊;道教乃民間常見宗教,對於驅魔避邪等宗教儀式十分平常,但面臨了西學東漸的時代,知識份子開始產生科學觀念,對於民間的傳說與宗教產生了疑問,因此,在文中我們可以發現王生對道士的懷疑,一開始更認為道士乃信口開河,直到自己親眼看見妖怪原形,才連滾帶爬的去找道士求助,可以發現西方科學對中國傳統宗教和民間信仰的衝擊,在打破迷信的同時,也降低了對神鬼的信奉,讓我們發現在那個時代所產生的矛盾,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鬼神是為人所之的,儘管科學在怎麼發達,宗教與信仰仍不曾消失,即使是現代,仍是如此,更遑論剛剛接受西學的古老中國,相對而言,也從這邊發現道宗教信仰的自由與知識份子觀念的發展,不在處於迷信的階段,而是眼見為憑的科學依據了。

  總而言之,在這篇小說當中,我看見了明清時期面對外來文化的衝擊,不管是女權還是宗教信仰,在在證明了當時東西文化交流的痕跡,即使抽離西方影響,也還有民族融合的結果,那個時代的中國,歷經了按民族與外族的交替統治,不但是政權上的轉變,民間文化也漸漸的受到影響,另一項明顯的特色就是王生這個好色讀書人的形象,竟將女子藏匿於書房,這樣的文人在過去儒君子盛行的時代又是如何的可笑?在封建走向開放的同時,禮教制度的式微也是有目共睹,東西交流與民風融合轉變是當代的主流思維,即使在小說的世界中,這樣的生活形態也深深影響著人物個性與行為模式。

 

三、     人物個性分析

1.    王生:道貌岸然,貪生怕死,對於美色沒有抵抗力,更缺乏對婚姻的忠誠態度。對自己的妻子不但不忠,更沒有保護妻子的勇氣,遇上妖怪時還要妻子挺身而出;不但愚昧無知,更曲解人心,對伸出援手的道士嗤之以鼻;是個假道學的人,幫助少女卻不懷好意,被妖怪剖腹嗜心也是自找死路。對醜惡人性的刻劃,在此角色上發揮的淋漓盡致,貪嗔癡皆表露無遺,更間接諷刺的當時空有外表的假文人及妻妾成群、不知好歹的風流男人。

2.    陳氏:極具傳統美德的婦女,丈夫光明正大的偷吃,還願意忍辱相救,對丈夫一往情深,雖然不知道此樁婚事是否為媒妁之言,但是鶼鰈情深在此角色表露無遺,為女性增添了正面形象,不但自力救濟,更不畏腥風血雨,獨自面對妖怪,獨自收腸歛屍,在在表現了女性堅毅的一面;其對婚姻的忠誠、對丈夫的服從,完全展現了中國婦人之道的美德,此角色的善良與王生、妖怪形成了極大對比。

3.    妖怪:雖有極高智慧與城府,但自古邪不勝正,雖然迷惑了王生,但卻瞞不住有修行的道士;妖怪性格鮮明,缺乏耐性,充滿暴戾之氣,除了用高超的筆法描寫易容之術之外,對於原形畢露、青面獠牙、灰飛湮滅等充滿奇幻的過程,都表現的栩栩如生,此角色展現了蒲松齡撰寫志怪小說的功力。呈現惡勢力的威脅,極惡形象令讀者不寒而慄,魔物缺乏人性、茹毛飲血,忠實呈現妖怪心性,是志怪小說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4.    道士:正氣凜然的代表角色,獨具慧眼、勇於助人,不但具有惻隱之心,更有俠骨之義,是正邪對戰之中的主要角色。

5.    乞丐:戲份雖著墨不多,但這亦人亦仙、若瘋若癲的角色,實為神來一筆,不但能夠起死回生,還能夠瞬間消逝,除了鬼魅之外的人神角色,為劇情增添光彩;又或者是大智若愚、大隱於市的修道智者,在這邊還有了對紛亂世俗的諷喻,嘲笑世人是多麼的有眼無珠,在瘋癲與濟世的衝突中取得了平衡。

 

四、     情節安排

首段從少女著急趕路導入,一開始就營造了些許著急的氣氛,王生與妖怪化

作的少女相遇,便由此詭譎的氣氛開始;之後點出王生貪圖美色而引狼入室,正式為故事開頭。

  次段寫王生巧遇道士,雖然道士好言相勸,但王生卻自以為是而不領人情,是全篇故事的轉折點,為妖怪現形鋪下伏筆。接續描寫王生目睹妖怪現形,貪生怕死的醜態、妖怪的恐怖、道士的俠義,在此作出交代,作為引領高潮的橋段。

  後兩段為全篇高潮,先述妖怪之惡行、王生之慘死乃至於道士降妖伏魔等經過,雖用字精練,但敘事行雲流水,簡短字詞加速了文章閱讀的步調,如史記一般的筆法在這裡呈現了精采的人妖正邪之戰。文末引出妻子對丈夫的深刻之愛與神人的存在,企圖再創一波高潮。

  故事最後完整呈現陳氏為了救夫而受打飲痰的高尚情操與勇氣,以及王生得心、死而復生的奇妙場景,為慘絕人寰的悲劇加上了美好的結局,原本自食惡果的王生因陳氏的真愛獲救,是人性善惡的真實對比。最末段以「異史氏」加以評論人心,在度採用了史記的筆法,點出警世主題,為整篇故事作出總結。

    文章節奏暢快鮮明,讀來緊張刺激;用字內斂卻氣勢雄壯,收妖場面為最高潮;王生死而復生為第二波,讓讀者在緊張中開始,最後在了悟道理中結束,不但有了志怪的驚悚,還有了警世的教化寓意,餘韻猶存。

 

五、     讀後心得

<畫皮>最近因翻拍電影而炒得沸沸揚揚,翻開課本尋找題材時,就特別關

注這篇,雖然我沒有看過《聊齋》,但從<聶小倩>等著名篇章,對於蒲松齡的志怪小說也有了初步的認識。讀了這篇,更發現他用字遣詞的高超筆法,情節安排的巧妙,雖然是短篇小說,但文氣暢達,鬥法場面精采豪壯,對於鮮少閱讀古典小說的我來說,真的非常具有吸引力,也因為做了這份探討報告,讓我很想找時間將《聊齋》讀個完全。終於明白為什麼《聊齋》與蒲松齡在中國文壇上有這麼高的評價,論筆法、論內容,都不輸給現在當紅的《哈利波特》,有了這次研究經驗,讓我對古典小說與中國文學都有了更深的了解與認識。

  對於最新上映的電影,我也十分有興趣,希望改編電影也能跟原著一樣有如此龐大的吸引力,出自《聊齋》的改編戲劇不算少數,即使無法看過全部,至少經典的作品也要拜讀;<畫皮>所給我的印象,除了鬼怪的描寫之外,對於暴力與血腥場面的拿捏,是我最佩服也最想學習的地方;還有隱含在文中的人性善惡等色彩,也是另一項令人懾服的特點;雖然蒲松齡謙虛的說他只是將耳聞紀錄下來,但就我身為一個讀者來說,他的寫作功力,或言說故事的功力,實屬上乘!在短短的篇幅中,帶領讀者由現實飛入幻境,由眼觀文字化作腦內影像,這所有的特點,不但是身為中文系學生所該學習的,更是文字工作者所該磨練的技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