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1-18純黃色
關於部落格
一頭栽進計程車的烤漆裡
  • 5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騰騰~剛剛出爐的喔!(下)

二、作品選介:

記遊類:

 (一)宋永清《竹溪寺》(施懿琳編校)  此詩收於:連橫《台灣詩乘》

  

 春來梅柳鬥芳菲, 散步清溪到翠微。 盤石水藤迷野徑, 辭枝風葉擁禪扉。  踏開覺路香生屐, 振落天花色染衣。 更上一層回首處, 故山遙望寸心違。

 

作者:宋永清,山東萊陽人。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以漢軍正紅旗監生任鳳山  知縣。善察民情,雅意文教,頗有宦績。工詩,著有《溪翁詩草》。參考周元文《重修臺灣府志》,臺銀本。1 參考周元文《重修臺灣府志》,臺銀本。(施懿琳撰)

賞析:此篇為七言律詩,內容描寫春遊竹溪寺所見之美景。先寫寺外的景色:春天百花盛開,以及春天的翠綠小溪;接著描寫通過自然中的小徑到達寺廟門前;入寺後芬芳滿室,盛開的花朵寺外仍不及;直達小西天山頂登高望遠,回頭望去豁然開朗,心曠神怡。整首詩景色描寫得相當生動,春天的活潑色彩躍然於紙上,除了視覺描寫,還添加嗅覺描寫,讓人彷如身歷其境,春風拂面而來。

 

(二)林青蓮《竹溪寺》(吳福助編校)  

此詩收於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又載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陳漢光《臺灣詩錄》、賴子清《臺海詩珠》。

 

沿竹3 編者按:「沿竹」,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作「治竹」,誤。尋僧院, 傍溪叩佛堂。 溪迴水自曲, 竹密山亦涼。

供客三杯酒, 參禪一炷香。 聽談心未倦, 溪竹已蒼茫。

 

作者:林青蓮,清乾隆年間(17361723)鳳山縣人。生員。以下詩作據清修臺灣方志所引輯錄。1 參考六十七《使署閒情》,臺銀本。編者按: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誤作「林清蓮」。(吳福助撰)

賞析:此篇為五言律詩,內容很直接的描寫參拜遊寺的過程。從踏進寺廟開始寫起,點出了有竹有溪的景色,接著用回文比法描寫溪與竹的特色;之後提及參拜的過程,在這美好的環境中参禮拜佛,或者是聊天也或者是聽講佛法,在如此優雅閑靜的氣氛中,時間不自覺的流逝,精神尚未感到倦意,但天色早已昏暗。這篇手法較為內斂典雅,雖然不如上篇多采多姿,但氣氛營造的十分緩慢而沉穩,莊嚴肅穆的氣息流露而出,而末兩句為整首詩加上畫龍點睛的效果,讓人也為那匆匆流逝的優閒時光感到驚嘆與不捨。

 

(三)章甫《遊竹溪寺》(江寶釵編校)

據國家圖書館臺灣分館的鈔本為底本,參考連橫《臺灣詩乘》、陳漢光《臺灣詩錄》及臺銀本《半崧集簡編》進行參校。此詩又載臺銀本《半崧集簡編》、陳漢光《臺灣詩錄》。

 

西天即在海東關, 記此沙門舊日顏。 竹徑縫雲圍世界, 溪橋渡水出人間。

梵音了卻忙中鬧, 鳥語吟餘靜裡閒。 解到拈花微笑去, 暮霞斜挂斗魁山。

 

作者:章甫(17601816), 字文明,號半崧,臺灣縣(今臺灣省臺南市)人。乾隆五十一年(1786),林爽文事變時,曾募義軍堵禦。嘉慶四年(1799)歲貢,三次渡海赴試,皆不 中,遂設教里中。重修府學文廟時曾捐銀贊助,其後擔任董事。甫性嗜古,天分甚高。讀書博采經子百家之菁華,究心詩學之源流正變。其後絕意仕途,課兒孫自 娛,時人目為高士。詩文俱工。

  章甫著有《半崧集》六卷。連橫《臺灣通史》著錄作四卷、《臺灣詩乘》作八卷。集中或贈答酬酢,或山水記遊。作者屐痕所 至,除臺灣本土風光外,三次渡海赴試,於澎湖、福建所見,亦留載文字之中。全書依體裁大致分為六卷,前五卷為詩歌,第六卷為散文。王國璠臺灣縣學教梁上春,為其《半崧集》簡編作序曰:「按半崧之詩,體制、格力、氣象、興趣、音節五法俱備而不入俚……故非獨五、七言律波瀾壯闊、法度精嚴,如建大將旗鼓,雖八面受敵,無懈可擊。其古詩之蒼樸渾成,直截愷惻,寄濃於簡淡之中,真有古樂府遺意。至如絕句、駢體、雜文,或以韻格勝,或以詞氣勝,要皆麗而有則,約而 彌該,非出入於六朝諸家不辨。」章甫詩歌的風貌,大抵如此。然以其詩「不入俚」,少有詠歌民俗之作。今見《半崧集》為日治時期大正六年(1917)據嘉慶二十一年(1816)謄錄的抄本,典藏於國家圖書館臺灣分館,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刪存原書之半,刊印成《半崧集簡編》,為今日常見的版本。以下據國家圖書 館臺灣分館的鈔本為底本,參考連橫《臺灣詩乘》、陳漢光《臺灣詩錄》及臺銀本《半崧集簡編》進行參校。(江寶釵撰)

賞析:此篇作品為七言律詩,內容簡略概述竹溪寺的位置,接著點出寺院坐落於青竹、小溪之間;再寫寺內景物,由梵音下筆,洗滌了不少世俗之氣;結尾採回顧寫法,描摹離開之後的情景。全篇富含章甫的行文特色,步論是敘事手法還是結構編排,都足見他「不入俚」的個人風格,雖然是在記遊,卻又帶有一點感懷昔日,想躲避亂世的滄桑空靈情感;而結尾部分的描摹,更美得猶如電影鏡頭一般,畫面慢慢的淡出,讓整個文氣緩慢卻飽滿的結束,在讀者心中留下一抹難忘的夕陽的餘暉。

 

(四)陳廷瑚《竹溪寺》 (施懿琳編校) 錄自石暘睢所藏陳廷瑜《選贈和齋詩集》。

 

山庄數里近城南, 聳翠層巒古佛庵。 路繞沙堤灣六六, 烟開竹徑曲三三。

疎鐘破曉清聲出, 老樹橫空翠色參。 滌盡塵氛頻習靜, 法門宗旨証瞿曇。

 

作者:陳廷瑚,清嘉慶年間(17961820)人士。生平不詳。以下詩作錄自石暘睢所藏陳廷瑜《選贈和齋詩集》。(施懿琳撰)

賞析:此為七言律詩。內容為典型的記遊詩,從寺廟遠觀著手,接這描寫通往寺廟的沿途景致,在到達之後,感受寺內的寧靜氣息與佛門的莊嚴氣氛。敘述筆法由遠而近,穿插視覺與聽覺得描摹。詩篇帶著讀者尋幽探訪,感覺得到登臨寺門的登山過程與沿途自然美景的真實呈現,利用鐘聲為文章增添一點沉穩的元素,末段所描寫的院內氣氛,讓人能夠感受到寺院的莊重肅穆,並且道出佛門生活的清高精神,不為世俗而煩惱的空靈世界。

 

(五)林朝崧《竹溪寺》 (廖振富編校) 此詩收於《無悶草堂詩存》。

 

溪水潺潺繞寺涼, 地無人跡世緣忘。 誰能拋卻城中去, 看竹山門立夕陽。

 

作者:林朝崧 (18751915),字俊堂(一作峻堂),號癡仙,又號無悶道人

台灣台中人,晚清秀才出身,日治時期台灣最富盛名的傳統詩社「櫟社」創始人,台灣豪族霧峰林家下厝林文明之養子。朝崧年少時即熱衷詩歌創作,1895年日本領台,時年廿一,與家人內渡福建泉州,1897年一度回台,停留數月後再赴泉州,1898年移居上海,1899年自上海返台定居。返台後,他與洪棄生、賴紹堯、林幼春、陳瑚、呂敦禮、陳懷澄等詩友時相唱和作詩。1901年其詩題已出現「櫟社」之名,1902年他與姪子幼春-及彰化賴紹堯出面倡組櫟社,1906年櫟社正式組織化,以癡仙等九人為創始者。隨著1906年底台南南社、1909年台北瀛社的成立,台灣三大詩社鼎足分立之勢乃告確定。1910年櫟社在癡仙主持下,於台中舉行庚戌春會,共有社員二十人、南北詩友三十一人參 加,這是日治時台灣詩社第一次大規模的共同集會活動。1911年櫟社邀請梁啟超訪台,梁氏對癡仙、幼春叔侄之文學才華,深表肯定。癡仙晚年當對兩件社會活動十分投入,其一是台中中學的創設,其二是板垣退助所倡組的「同化會」。同化會由於台灣總督府的打壓,旋歸失敗,癡仙經此打擊,即以四十一之年病故。癡仙詩的內容,多描述日本領台後傳統文人苦悶無奈的心境,以及對祖國孺慕怨責的情緒,後作品則可看出逐漸強化對台灣本土的認同與關注。詩風以感傷頹靡為主調, 文字清麗多姿,可說是日治前期台灣頗具代表性的傳統詩人。

  林朝崧詩,目前通行之版本為《無悶草堂詩存》,在他去世十餘年後,由櫟社詩友合力編輯,由鹿港信昌社印行,於昭和八年(1933)分成兩冊裝訂(上冊為一至三卷,下冊為四至五卷)出版。全書五卷,收錄各體詩共八百餘首,附錄詩餘一卷,共四十五題 六十一首。龍文出版社「台灣先賢詩文集彙刊」第一輯第八、九冊兩冊所收《無悶草堂詩存》,係根據原刊本複印出版,以下即以此版本為校勘底本,另外收入散見 於其他已出版詩集,或未出版櫟社詩稿的林朝崧詩。台灣銀行「台灣文獻叢刊」第七十二種所收《無悶草堂詩存》,乃根據原刊本重新打字,但有不少錯字。。其詩 另有一原始版本,名為《無悶草堂詩鈔》於19191923年連載於《台灣文藝叢誌》(未以單行本出版)。兩種版本所收作品頗有出入,但《詩鈔》所收總數 較《詩存》多出不少。(廖振富撰)

賞析:此為一七言絕句之作。作者為晚清時的台灣作家,此篇詩做比較不像記遊,而是比較像觸景生情的作品,對於風景並沒有太多的著墨,反而側重在心靈層面的抒發。短短四句,卻能看出作者身處佛門時對世俗的煩惱與埋怨,想將一切雜亂的思想拋空,好好的享受那美妙的夕陽,好像是那麼不可得的奢侈行徑,對現代人來說,忙碌的弓駔與龐大的壓力之下,這樣的感慨真讓人心有戚戚焉。

 

 

二、題壁韻和類:

(一)陳廷璧《竹溪寺.以金石絲竹匏土革木冠每句首字,又以溪西雞齊啼為韻。》 (施懿琳編校) 此詩收於陳廷瑜《選贈和齋詩集》,又載賴子清《臺海詩珠》、陳漢光《臺灣詩錄》。

 

金闕松間映碧溪, 石階層累綠園西。 絲桐響動珠林地, 竹樹聲喧寶殿雞。

匏酒薰蒸歡客對, 土山秀拔望雲齊。 革皮畫鼓空中震, 木落烟銷宿鳥啼。

 

作者:陳廷璧,字孚卿,臺灣縣人,為陳廷瑜之兄。乾隆五十五年(1790)恩貢。嘉慶十一年(1806)蔡牽之亂,以守城功授六品職銜。(1 參考陳廷瑜《選贈和齋詩集》,石施懿琳撰)

賞析:此篇為七言律詩。不但接受了限劇的限制條件,還能夠以八種不同的事物做為句首,足見寫作功力之高。整體施作豐富多彩,氣氛活潑愉悅,不但對景觀事物有詳細的描寫,對於飲酒作樂的歡樂氣氛也詮釋的十分精彩。閱讀節奏很快,就像參與了一場盛會一樣,節奏快速,場面熱鬧,絕無冷場。

 

(二)韓必昌《遊竹溪寺觀壁上溪西雞齊啼限韻諸作戲效之復納十二支其中知小技無當大雅姑存之》 (余美玲編校) 此詩收於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又載陳漢光《臺灣詩錄》。

 

聞道竹溪勝虎溪, 龍潭蛇穴夾東西。 騎羊客解談芻狗, 脫兔僧能養木雞。

牛奶果垂松徑滿, 鼠姑花發藥闌齊。 拚將繫馬燒豬肉, 無奈歸豬繞樹啼。

 

作者:韓必昌,臺南人。清 乾隆六十年間(1795)歲貢生,以守城有功,加六品銜,選武平縣導。嘉慶二年(1797),鳩資改建文昌閣,方志上多載其鋪橋造路之事蹟。嘉慶十年、十 一年間(18051806),蔡牽入鹿耳門時,曾募義民守城,十二年(1807)參與《續修臺灣縣志》,其中行誼與節孝得之於韓必昌等人之見聞者多,而 列傳方面如〈張挺〉、〈鄒應元〉、〈楊紹裘〉、〈董文駒〉、〈傅修〉、〈馬琬〉、〈陳林每〉、〈陳必琛〉等皆出於韓氏之手筆。以下詩作據清修臺灣方志所引 輯錄。(余美玲撰

賞析:此篇同為七言律詩。不但限韻,還發揮巧思與創意,將十二生肖穿插於其中,利用動物成語來加強語氣,景觀描繪入裡,動物入詩的玩心與結尾的打趣情節,為整篇詩做增加不少色彩與力度。雖然是刻意把十二生肖加到詩作裡頭,但是寫作功力高超,結構編排完整,並不突兀,反而特色鮮明,是一篇活潑有趣,生動歡樂的巧妙詩作。

 

(三)邱逢甲《竹溪寺》  本詩出自:王國璠《柏莊詩草》

 

白雲深處見清溪。獨攜詩情到水西。似我行蹤千里雁。喚人歸夢一聲鷄。
蓮開香國花常在。柳拂沙堤草又齊。歲月蹉跎仍故我。只今唯有亂鶯啼。

 

作者:丘逢甲1864年出生於台灣苗栗縣銅鑼鄉竹森村,1912225日逝世于廣東),本名丘秉淵,又名倉海,字仙根,號蟄仙,是一位台灣詩人和教育家。他擅長詩文,著有《嶺雲海日樓詩鈔》。

  1889年丘逢甲至北京考中進士,被任為工部主事。但丘逢甲無意在京做官返回台灣,到台灣台中衡文書院擔任主講,後又於台灣的台南和嘉義教育新學 。1895年甲午戰爭後,1895417日清朝李鴻章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台灣人民激憤,丘逢甲堅持反對並組織義軍反抗。1895523日,唐景崧發表「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宣稱「台灣同胞誓不服倭,與其事敵寧願戰死……」。而後於1895525台灣民主國成立,唐景崧出任總統劉永福為大將軍,丘逢甲為義勇軍統領,年號「永清」。隔日,國會議長林維源逃亡至中國廈門。在乙未戰爭剛起戰端之時,丘逢甲189564唐景崧棄職逃亡中國廈門之後,亦棄台灣人民及台灣義勇軍而不顧,私自挾帶公款官銀十萬逃亡中國廣東嘉應州臺灣通史稱「景崧未戰而走,文武多逃,逢甲亦挾款以去,或言近十萬雲。」)丘逢甲隨後在廣東任興民中學首任校長,中華民國建國後,丘逢甲被選為廣東省代表參加孫中山組織的臨時政府。

賞析:此為限韻的七言律詩作品。這篇屬於情景交融的作品,並非完全寫景或者完全抒情,而是由景入情兩面皆備。並沒有對寺廟做出描摹,而是對週遭景與寺內景觀加以抒發,與其他作品不同的是,作者在兩句寫景之後就緊接著兩句抒發情感,寺裡寺外兩樣情,但也能看做是回文筆法,了解作者登寺之後所產生的想法:看著這些優美的風景,享受這寧靜的片刻,縱使我身處世外桃源,但帶這場夢醒來,我還是只能在庸擾的世俗感嘆那一去不回的時光。詩篇優雅清麗,情感真切,溫柔蘊藉。

 

(四)施士洁《竹溪寺題壁和韻》 (施懿琳編校) 收於施士洁《後蘇龕詩鈔》。此詩又載連橫《台灣詩乘》。

 

春色無端綠滿溪, 我來何處辦東西。 茫茫世態空雲狗, 莽莽雄圖失草雞。

半晌午陰花有韻, 萬尖生意笋初齊。 歸途猶戀山僧味, 惆悵夕陽鴉亂啼。

 

作者:施士洁(185619221 編者按:施士洁生於咸豐五年陰曆十二月十九日。咸豐五年相當於西元1855年,但,若以西曆計,則施氏的生日當在西元18561月。, 字澐舫,號芸況,又號喆園,晚號耐公。清臺灣縣治(今臺南市)人,為進士施瓊芳之次子。未冠補博士弟子員,縣、府、院三試均名列第一。光緒二年 (1876)中舉,次年(1877)捷成進士,授內閣中書。生性放誕,不喜仕進。返臺後曾先後任教彰化白沙書院、台南崇文、道學、海東書院。與丘逢甲、許 南英三位並稱為清季三大詩人。當時臺灣兵備道唐景崧因仰慕其才,曾再三敦請施士洁參與政事,兩人因此成為文字交。及唐景崧任台灣巡撫,又招其入幕,以諮詢 政務並切磋文藝。乙未割臺,施氏攜眷內渡,寓居於福建省晉江西岑,時往來於廈門、福州間。和林爾嘉、鄭毓臣等台灣內渡文士,流連詩酒,為當地詩社「菽莊吟社」之祭酒。1911年出任同安馬巷廳長,1917年入閩修志局,既而寄居廈門。1922年五月病逝於鼓浪嶼。

  施士洁為台灣史上極富文名的進士,王松《臺陽詩話》、連橫《臺灣詩乘》都給他極高的評價。其古體詩雄深雅健似蘇、歐,近體則取法范、陸,得其沉鬱深婉之旨。著作有有《日記》一冊、《鄉談聲律啟蒙》一冊、《喆園吟草》四冊、《後蘇龕詩鈔》十一冊、《後蘇龕詞草》一冊。後三種皆端楷謄寫,近人黃典權認為應是 施士洁仔細校定的手稿。施士洁遺稿原藏於黃典權處,因蠹蝕過甚,故龍文出版社重印時,乃據「臺灣文獻叢刊」排印本影印,茲據臺灣文獻叢刊本為底本進行編校。(施懿琳撰)

賞析:此篇抒情多於寫景,因眼見之物而產生了愁緒。在佛門淨地裡,似乎比較容易興起對世俗的怨憾。在夕陽西下得時刻裡,這番感懷的愁緒湧現而出,雖然陰鬱卻不悲傷,有淡淡的哀愁之美,雖然色彩不多,但典雅得像是黑白照片一樣,是那麼的引人感懷,利用黑灰白的色調,讓讀者也感受得到那股抑鬱的愁思。文風優雅,步調緩慢,像品嘗深焙的咖啡,雖然苦澀但餘味久久不散。

 

(五)施士洁

《竹溪寺題壁和韻.和友疊前韻以「雨絲風片煙波畫船」八字冠於每句之首》 

本詩載於臺銀本

 

雨後春山碧映溪,絲桐響出小窗西,風光澹蕩飛新燕,片夢糢糊破曉雞,
煙裊早炊黃稻熟,波平遠浦綠楊齊:畫中領取詩中意,船外黃鶯恰恰啼。

 

賞析:此篇詩作,與上篇相較,顯得格外活潑,陰霾一掃而空。經過春雨的洗禮之後,自然萬物閃著一片清新,風景的描繪美不勝收,一景一物歷歷在目,像是一幅色彩鮮艷的圖畫,卻蘊含著柔和的詩意。這篇作品以寫景為主,並且還用「雨絲風片煙波畫船」八個優美的字詞最為句首,不但是一篇清麗的寫景詩,透過句首的用法,使得色彩不留餘俗麗,反而更加古典優美。就我所選介的寫景作品來說,這首詩的筆法讓我好喜歡,文氣上並不是特別活潑歡樂,而是很內斂的去享受美好的景致;色彩不是挺鮮豔濃烈,但是這樣的寫法就像打了柔焦一樣,讓一切朦朧起來,有著如夢的美麗,可謂「詩中有畫」。

壹、     心得結語

  經過蒐集才知道竹溪寺作品之多,經過閱讀才明白竹溪寺的風景清麗。透過詩人們的描寫,我彷彿做了一趟参訪巡禮,從小溪到竹林、小徑道攻頂,看過詩作之後,幾乎看完的所有風景,對於竹溪寺的嚮往更勝以往,即使不曾到過竹溪寺,透過欣賞這些作品,以及透過照片加以聯想,竹溪寺已經在我的腦海中有了深深的烙印了。

  對於台灣文學作品的涉獵總算增加了,雖然生長在台灣,但是對於古典的台灣文學接觸卻很少,透過這次的機會,真的親自去閱讀台灣文學發展早期的古典作品,在白話文運動尚未發起前的台灣文學,也和中國古典文學一樣,那麼樣的優美動人,溫柔典雅。就算是明清時期的台灣文人,他們所寫的作品依然是那麼樣的富含中文之美,打破了我從前對台灣文學那種台語寫作的刻板印象。而且台灣作家的作品數量,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多產,所以誰說台灣沒有文學人才?他們打從明清時期就不斷在散發光芒了!

  不同於民謠、歌謠那樣的淺顯易懂,卻多了高超的文學造詣語用字遣詞的藝術表現,經過這次的台灣文學探究,讓我更明白台灣文化發展的脈絡,無論是文學還是其他領域,台灣文化都有不輸中國文化的內涵表現,雖然歷史並沒有中國那麼久遠,但就台灣這塊土地來說,每個時期的文化風俗都是當代人民的精神內涵,透過文學作品,能夠知道當代文人的思維與經驗,這是能透過閱讀加以吸收傳承的時代經驗。

  古人用詩記錄景色,後來出現照片,到現在的圖文並茂部落格,每個時代都有不一樣的記錄方式,但卻同樣的有了記錄的精神,所見的景物雖然有差距,但在心中所留下的美感經驗是同樣的動人,製作這份報告我也參觀了幾個部落格,他們對竹溪寺的描述其實跟明清詩人們的眼界十分相近,對於寺院內外的景觀描述,院寺氣氛的和平寧靜,都有不謀而合的觀點。

  就我來說,這次的報告學到很多,也發現不管時代相差多遠,美是會永遠被保留下來的,不管是用任何形式,古今交錯之間,更能窺探事物的本質與其所帶給人們的感動,有朝一日我也想親臨竹溪寺,好好感受一下古今遊人所體會到的那份悠閒寧靜、那份單純的情感波動。

 

貳、     參考資料

《臺灣詩錄(上、中、下)》陳漢光編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印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